安卓中文网>联想,安卓,硬件资讯>正文
联想TW大会:专访联想中国区手机业务部总经理陈劲
联想TW大会:专访联想中国区手机业务部总经理陈劲
来源:TGBUS原创作者:瓶子哥2019-11-20
联想发布了5G旗舰新品联想手机Z6 Pro 5G版,并展示了摩托罗拉日前发布的新款Razr折叠手机,同时还发布了多款与故宫合作开发的故宫系列文创产品。

2019年11月15日联想中国区消费战略新品发布会暨渠道大会在京举办,联想发布了5G旗舰新品联想手机Z6 Pro 5G版,并展示了摩托罗拉日前发布的新款Razr折叠手机,同时还发布了多款与故宫合作开发的故宫系列文创产品。

联想TW大会:专访联想中国区手机业务部总经理陈劲

会后联想中国区手机业务部总经理陈劲接受了媒体专访,介绍了联想未来对于手机产品的展望和发展方向。

记者:您好,刚才看您在演讲的时候也非常振奋,慷慨激昂的感觉。今天一个是All in 5G,另外有两款产品亮相,一个是Z6 Pro 5G版,一个是moto razr。感觉联想在手机业务上,在重新找当年领先的那种感觉,但是路还是要一步一步走,请问是什么来支撑您喊出这么远大的口号?谢谢。

陈劲:联想手机到现在我们在中国区的业务,一直在尝试很多不一样的突破。目前手机行业品牌的集中度越来越高,市场也在变化。对中国来说,大家最关注的还是5G即将带来的颠覆性的变化,通常在这种产业升级或者是在产业变化的时候,包括消费者的心智、运营商的政策、整个供应链的颠覆和改变,所以我认为这个既是挑战又是一个机会。同时,5G不管是在运营商的运营成本,还是本身产品的研发门槛上会越来越高。例如5G设备的投入应该是4G的四倍,电费会是4G的三倍,就纯粹在生产制作上来说,5G天线的调试成本和时间可能就是4G的十倍以上,所以生产、制造包括研发,成本急剧上升。也就是可能在5G时代,市场上的玩家越来越少。

同样,因为联想第一有电脑全球第一的品牌,第二我们在全球范围内,联想集团移动业务还是几千万台的年规模,所以还是有非常强大的供应链能力。就一个武汉工厂,我们就是年产销量千万级的规模,所以这些都会成为联想手机在中国,在5G时代,一个竞争力的基础线。

4G市场时,联想在中国区不算是一线品牌但也因为这样我们拥有比较小量的4G库存,也就使得我们没有定价包袱、偶像包袱、领导包袱。这一块也可以让联想在5G这块有更大的企图心。

记者:很多人说除了华为、小米、OV之外,如果再想切入这个市场,抢一些客户基本上没有可能。您作为行业老兵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还有一个,接下来我们做的All in 5G价格怎么区分?2020年我们有没有希望成为一线品牌?

陈劲:首先,大家都说到中国手机市场的头部效应非常明显,如果说在一个市场相对静态,整个产业是个静态的情况下,您说这个是成立的,但是消费者在不断变迁。5G后,整个通讯基础的升级,包括手机关键件的升级,比如说今天我们展示的这个折叠屏手机,它实际上带动的效应有多强大呢?我们一个经销商在抖音上基本上没有任何粉丝,他发了这个视频,短短的20分钟就收获了2万个赞,说明消费者还是呼唤一些差异化的东西。一方面是产业升级,供应链升级,关键件升级;另一方面,确实市场有这样明显的头部效应。在产业链上,联想能够领先的一些机会点。在一些细分市场发力,比如游戏市场。我们拯救者游戏PC拥有很大的用户群。这一部分很容易转化成我们手机用户。因为相对来说游戏手机的目标客户群是很接近的。第三个,在入门级这一块,实际上就是产业链带来的一些成本的持续下降。联想会很坚定的抓住机会,持续我们国民优品这样的概念,有更好更有价值竞争力的产品推出来。

我们曾经是一线,,在2013、2014年,联想在中国区域年销量五六千万的时候,我就负责中国区域的产品营销。现在的联想手机的状态,我很难受,同时我也有非常深的使命感,也希望有机会让联想手机重新回到一线,但我知道这非常难。

记者:联想打出一个口号,把5G的手机压到三千多。这两个月过去了,其实当时的定价和现在有没有一些变化或者说有没有可能把“三”改为“二”,这样子?

陈劲:从目前的成本来看,因为我们Z6 Pro 5G版用的是旗舰平台,我们已经是真金白银在往前冲,去定价了。其实无论是从“三”到“二”,或者是从“二”和到“一”,都只是时间问题。我们明年推出来的产品,凭借联想强大的供应链优势,压低价格是迟早的事情。

记者:之前我们在天翼的展会上有说过推出游戏手机的计划。游戏手机后面大概是什么样的计划?还有一个问题,是moto折叠屏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到国内开始卖?

陈劲:游戏手机我们已经在紧锣密鼓开发,包括即将推出的这款产品,下一代我们也在研发。游戏手机我们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差异化,就是在目前的市场上,我们会推出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将会使用顶级的旗舰平台,应该在明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之间我们会推出一款支持SA和NSA双模5G的旗舰游戏手机。

Moto razr这个产品肯定会引到中国来。但目前它仅支持eSIM卡,而不是实体卡,但我们还是会引入中国,具体的时间和定价,在方便的时候会告诉大家。

记者:陈总,现在4G基本上高通SOC和基带占领了手机SOC市场的半壁江山,但是我们最近看到像三星和MTK也有推出一些5G的SOC平台。想问一下联想未来会不会在这方面有更多的选择?

陈劲:您还漏了一个,展讯。明年也是5G市场包括上游供应商大爆发的元年,包括三星和高通的产品等,MTK明年会发布三款到四款支持SA、NSA的双模芯片。明年整个市场的供应链非常的成熟和充满竞争。目前我们都和这些芯片厂商在保持沟通、协同,甚至在合作一些产品。

记者:今年华为、小米、vivo等品牌都发布了5G手机,价格持续下降,而联想现在发布了最便宜的5G旗舰,有些挑起价格战的味道,是出于怎样的考量呢?

陈劲:虽然我们不是在主动掀起价格战,同时我们也不怕打价格战。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消费者对联想手机的认可和选择,所以我的团队在各方面的努力,包括在产品线上的布局,包括跟整个中国区域消费平台上,我们用更多的,从客户导向,客户营销,让客户介入产品,甚至让客户介入定价等等,充分地去拥抱客户,聆听客户的声音。

记者:我想问一下4G的淘汰的时间点咱们有没有规划?现在5G手机最近也有一些销量的报告,但是相比4G手机的出货量还是差很多。您认为5G手机真正的普及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陈劲:联想的4G库存不多,所以我们的价格会比较激进一点,速度比较快。但也不太可能说一夜之间我们喊出5G,就断、舍、离。联想手机不再出4G的新品,但不是一夜之间不做4G。就像我说的数据,明年中国市场大致是,整个是4亿的市场容量,1.5亿的5G的话,意味着还有2.5亿4G的需求,所以中国消费市场还是多元化的。所以,第一我们的库存相对非常小,第二个确实在明年上半年,我们官方上应该就不会有4G的库存了,这是大致的时间表。

5G关乎三个资源因素,第一个基站建设,没有基站其实其他相关应用都变成白纸、空话。第二个就是话费,第三个是终端的价格。其实这三个除了第一个是以密度有关,第二第三都是价格驱动。如果让我判断是明年哪个阶段,5G超过4G或者跟4G持平、相交点的话,我预测应该是在2020年的年底或者2021年上半年的某个时间段,5G和4G的销量可能会持平,甚至会超越,大概是这样。

记者:我想问一下咱们联想对于游戏手机以及未来的手机游戏、电竞市场怎么看?

陈劲:我们认为5G本身的技术特点,它的高网速、低时延带来的体验,它的最大的应用场景就是在游戏上,所以这一块的市场是联想志在必争的市场。3G的时候大家是上网,4G的时候大家肯定是视频,5G包括游戏、AR、VR,和个人是非常强的相关应用。我们希望5G不仅仅是一款产品,我们会持续会在这块发力。

手机游戏和电竞市场,目前这块已经和国内最强的合作伙伴合作。

记者:因为您之前在联想,这次回来背后有没有什么故事能够简单透露一下,是怎么一个过程?您回来之后,看到联想手机的优势和不足这块,说一说您的感受吧。

陈劲:我是从ZUK离开的。当时和掌柜搭档,我是CMO,他是CEO,从那里离开联想。今年的夏天我决定回来的。因为大家可能都在说我是老联想人,确实在联想服务了几十年,有比较深的联想情怀,在联想最辉煌的时候,2013-2014年,我也在联想的中国区总部,其实也是最核心的部门,营销部门,负责内容包括产品定义,产品策略,打通后端供应链和前端等等。所以回来也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对联想有特殊的感情和情怀在。

另一方面我认为在5G这样的产业变化的时候,只有像联想这样有强大的供应链和强大的品牌能力的手机厂商,才有机会实现这种逆袭。坚定的往下走的话,我们应该能够找到突破点,所以基于这两点,一个是情怀,一个是在产业变迁的时候有这样一些点,就回来了。

关于联想手机的优势和不足的地方,联想它实际上还是在全球范围内极有影响力的通讯大厂。我们很容易得到后端的支持。说到不足的话,我们在中国手机在起步阶段就已经经历过各项困难了,但现在我们得到了包括美国研发中心的很大的支持,甚至我们已经在讨论能不能针对中国市场出一些中国消费者更喜欢的一些特点,一些功能,配色等等。这些他们也非常积极的在响应,包括在明年产品线上,整个成本,我又提出更激进的成本需求。这些现在响应速度和支持力度也在越来越大,所以整体的还不错吧。

回到顶部